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六合神童三选一肖 > 客队 >

邱彪以客队身份回东莞感触多 球迷标语令人感动

归档日期:05-29       文本归类:客队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开篇语:有道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竞技体育世界中,改换门庭另寻其主的选择比比皆是,但凡走过必留下痕迹,如果你的生命中有过一段闪亮的记忆,随着时间流逝,它总会在某个时刻提醒你,曾拥有的快乐。

  在中国篮坛,宏远与新世纪两家东莞俱乐部,内部宛若大家庭一般的氛围亦都有口皆碑,正基于此,即便这些功臣奔赴他乡,但东莞永远是他们的家。

  从本期开始,本报将陆续推出专题“你在他乡还好吗”,分别为您展示李春江、杨学增、张博雨、苏伟、邱彪、王晶、孙喆、洪志善、史鸿飞等前虎兄豹弟将帅当下的情况,敬请关注。

  邱彪说,最近几天他把好多第一次献给了大朗,第一次以身披其他球队战袍出现在大朗体育馆;第一次以对手身份出现在张凯、顾全等老队友面前;第一次入住天域大酒店,还是以客队球员身份……

  这次回到自己呆了10年的大朗,邱彪很难用言语来表达其中的复杂思绪,而他最常提起的便是作为职业球员,就必须有职业的态度,这才是回赠给在东莞朋友们的礼物。邱彪借本报向东莞球迷朋友们问好,并向老东家东莞新世纪俱乐部全体人员表示感谢。本报记者简单记录了邱彪回家两天三夜中发生的有趣故事。

  老天似乎在和邱彪开玩笑,飞抵广东的航班晚点了好几个小时。凌晨两点,大朗已经“入眠”,坐在大巴的邱彪凝望着一条条熟悉的街道,现场向队友解说着哪里的生蚝最香,哪里的沙锅粥最甜。

  大巴停在了终点天域大酒店。邱彪愣了愣神,自己在大朗10年从没有住过这里,况且还是以客队队员的身份,这真是做梦也没想到。邱彪在大朗有自己的房子,就在酒店不远。

  邱彪提着行李,走进客房,自言自语说了一句,“我家和天域酒店,就是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稠州抵达大朗的首堂训练课,邱彪踏入球馆的那一刻,脑海里就像放起了电影。10年,从最初队里的小将,慢慢到老将,再到赛季前说再见,剧情足以可以写成好多剧本。

  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只是身上的队服变了。训练结束,邱彪开始想第二天比赛的场景,开始想自己进球后,自己还会不会情不自禁地标志性地举手庆祝。邱彪决定不想了,自己是职业球员,不能在比赛中带丝毫的感情色彩。

  第二天正式比赛,画面先从比赛开场邱彪拍了拍张凯开始,和顾全紧紧握手结束。“老队长”最终亲眼见证了自己接班人顾全的出色演出,而球迷的“邱彪你是我们的孔卡”标语很让邱彪感动。

  邱彪惦记着家。他比队友们早一个小时起床,这样可以赶在全队午饭前回家一趟。邱彪的家人上个月刚刚从大朗搬去义乌,这次回大朗前,妻子特意叮嘱邱彪回家看看门窗有没关好,顺便记得浇浇花。

  从开门到锁门,前后不到半小时。但就是短短的时间里,邱彪对家里的每个角落都检查得如此仔细。邱彪心里默念,也许下次再亲手把门打开是不是要到下个赛季的客场之旅。

  终于有时间和张凯、顾全等湖北老乡们好好吃上一顿宵夜了。邱彪选的是吃生蚝,这是他在义乌经常念叨的美食。他们无所不聊,但话题轻松,基本集中在邱彪义乌生活得如何,还有老乡们的打牌技术有无长进。

  邱彪说义乌和大朗很像,也是外来人口多,就是比东莞冷,自己和稠州队友们相处得很好,平时自己更多在宿舍看电影。不过邱彪透露了一个小福利,由于球员宿舍在义乌体育场,所以可以免费欣赏到演唱会,前阵子在宿舍看完了王力宏的演唱会。

  11月22日上午,大朗,浙江稠州银行客场与烈豹比赛当天的既定训练,张博雨浑厚的声音不时在体育馆内响彻,指挥着队员完成规定内容——即便许久未见,意气依然风发。

  今年夏天,接近一年的休整后,成功减肥30斤的张博雨来到稠州,等待他的是全新的起点。昨日鹏城面对宏远,是其离开华南虎之后首度与老东家碰面,但由于不在东莞这个曾经战斗过的地方,似乎多少有些不甚“尽兴”。

  对于张博雨,东莞再熟悉不过,在华南虎前七个CBA总冠军的王朝历程中,他先后作为球员、翻译、助教、青年队教练全程参与。2005年因伤退役后,工作定位随之更为确定。球员出身,英语出众(专业八级水平),无论是分析对手抑或和外援沟通,他都有着别人难以比拟的优势。

  16岁加盟宏远,直至去年离开,张博雨在东莞留下了16年的青春时光,这次重回故地,他心中有着别样感触:“现在回想起来,我在一队打得不是很多,能为球队作出贡献,还是觉得非常荣幸。感谢林叔(宏远集团董事长陈林)、感谢海哥(宏远俱乐部董事长陈海涛),能给我这么好的平台去展示自己。从进入青年队到留下,当上助理教练,确实和机会有很大关系。至今我仍然感谢这一切,能让我见识,能让我成长。”

  回首曾经在宏远的岁月,张博雨受益良多。他说自己的成就感,来自于伴随球队慢慢成长稳定积淀,过去的历练也为当下指明方向:“任何年轻的球队走向成熟都需要一个过程,稠州正处于蜕变期,非常有潜力,在这个阶段需要正确的引导。我目前最重要的是做好本职工作,其实跟在宏远很相似,需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张博雨早已在东莞买房安家,受制于此番赛程所限,他最终没能挤出时间从大朗到南城走一趟,但为下次重逢增添期待:“这么多年在一起,肯定希望多回来。如果季后赛能和宏远相遇,再到南城看看。”

本文链接:http://lofujapan.com/kedui/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