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六合神童三选一肖 > 科比 >

正文 【V138章】 就怕你不来☆下(修)

归档日期:08-28       文本归类:科比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本书关键词:正文 【V138章】 就怕你不来☆下(修)无弹窗、正文 【V138章】 就怕你不来☆下(修)全文阅读

  正文 【V138章】 就怕你不来☆下(修)--------《风之恋小说搜索引擎》----------b章节名:【v138章】 就怕你不来☆下(修)/b

  突然,一道宛如雷霆般的声音在密室中炸开,旋即一身体略微有些发福的中年男人诡异的端坐在了密室中书案后的椅子上。

  一双如鹰般锐利,如蛇般冰冷的眼瞳,带着幽幽的冷光,来回打量在他面前猛然僵住身体,低垂着头的妻女。

  他喜欢掌控一切的感觉,不喜欢身边的人对他有任何的隐瞒之举,尤其是他的妻女,更不该对他有所隐瞒。

  母女两人心惊胆跳的转过身,僵硬着身体,努力的平稳自己的呼吸,然后才能控制住自己的声音不颤抖,恭敬的福了福身子,柔声问安。

  “你们应当知道我的脾气,与其让我从别人口中听到,我更喜欢你们自己坦白。”

  昏暗的密室随着中年男人袖袍那么一挥,原本镶嵌在石壁中的夜明珠,半然发出璀璨耀眼的光芒。

  而被她称之为父亲的男人,则是伯昌候南荣昌,被她称之为母亲的女人,则是伯昌候夫人张秀琴。

  此时此刻,身处密室中的,无论是伯昌候南荣昌,还是他的夫人张秀琴,甚至是他的女儿南荣浅语,与往常所看的他们,都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若是有熟悉的人看到此时的他们,定然会惊呼出声,很难将三人与平时的他们联想在一起。

  如今的伯昌候南荣昌与传承已久的南荣世家本是一家,即便是南荣陌晨见了南荣昌都要喊上一声叔父,而南荣浅语则是他的表妹。

  伯昌候府一脉并非是南荣世家的直系血亲,而是属于旁系血亲,因此,在血缘上来说并不是很亲厚。自两百年前,南荣昌的高祖南荣信对夜国做出巨大贡献,被封为世袭伯昌候之后,紧接着便脱离了南荣世家。

  继南荣信之后,他的子孙在继承伯昌候爵位之后,也的的确确出了能人,在朝中担任要职,但都命不长。

  然而,伯昌候的荣耀在到了南荣昌祖父时,逐渐的落寂,子孙资质也都极为平庸,根本就难成大事。

  南荣昌接手伯昌候府之后,除了正妻张秀琴替他生了一个女儿之外,便再无子嗣。

  他并不甘心伯昌候就此断在他的手里,娶进府中的小妾少说也有二十来个,可惜仍就没有人替他生下一男半女。

  久而久之,南荣昌也就绝望了,他将所有的心思都花在女儿南荣浅语的身上。索性,老天待他还是不薄的。

  他的女儿南荣浅语自小就生得漂亮,很早的时候就能看得出来是个美人胚子,好好培养必定大器。

  既然,上天注定他南荣昌没有儿子可继承伯昌候的爵位,那么他想要保住伯昌候府的荣耀,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可寻的。

  夜皇的后宫虽说丰盈,但夜皇本人并非是贪恋美色之人,并且宫中已有皇后,南荣昌便不打算将南荣浅语送上夜皇的龙榻。

  撇开夜皇不谈,他想要光耀伯昌候府,那么就将南荣浅语嫁给太子,让她成为太子妃,将来太子登基,他的女儿便是母仪天下的皇后。如此一来,他南荣昌就是国丈,伯昌候府将永世流传下去,青史留名。

  南荣浅语并没有辜负南荣昌的教导,她知书达理,琴棋书画,针织女红,无一不是出类拔萃的,更在幼年时期就与夜皇的皇子公主走得很近。

  战王夜绝尘十岁成名,威震天下,南荣昌对夜绝尘是很满意的,并且他的女儿也是真心实意喜欢着夜绝尘,但可惜夜皇并未曾动过另立太子之心。

  于是,在后来的日子里,南荣昌开始阻止南荣浅语与夜绝尘,也正是那个时候,他发现了太子夜修杰对南荣浅语的心思,这让得南荣昌异常的得意。自古以来,男人喜欢一个女人的时间就不会太长,好不容易太子钟情于他的女儿,那么将来的南荣浅语的后位,百分之百是无人可以动稳,从而也奠定了他的地位,何乐而不为呢。

  终于,他如愿的让女儿嫁给了太子夜修杰,成为了高高在上的太子妃,而太子府中也没有侧妃,没有妾室,太子独宠太子妃一人。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有些事情的发生,超出了南荣昌的预料,也让他开始着急,变得不安起来。

  “语儿,还不将之前你告诉为娘的事情跟你爹说一遍。”伯昌候夫人穿着一身水蓝色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淡蓝色的翠水薄烟纱,绣着兰花的绣鞋露出半截在裙外。

  发丝尽数挽起,眸若秋水清波流盼,头上倭堕髻斜插一根镂空金簪,缀着点点紫玉,流苏洒在发丝间。

  不知何时起,她发现她的丈夫变了,而她自己仿佛也变得越来越野性,越来越具有攻击性。

  在外人眼中,她端庄有礼,温文大方,是个贤妻良母。可是,在外人看不到的地方,她很强势,也很冷酷。

  他们一家三口,在面对世人时,都戴着伪装的面具,谁也不曾发现真实的他们是什么模样的。

  张秀琴能体谅南荣浅语的担忧,所以她不会帮着南荣浅语圆谎,毕竟两个人圆的故事,铁定会露出马脚,还不如让她自己圆谎。

  “爹,我跟娘哪有事情会瞒着你。”夜修杰对她已经有了防备,也不像以前那样,她说什么他就信什么。

  南荣浅语一袭黑色的夜行衣,三千青丝挽成一个简单的发髻,发间没有任何的珠花发饰,连耳环都不曾戴。她是趁着夜修杰进宫,小心翼翼避开府中暗卫出来,兜了几条街之后,才悄然回的候府。

  “真没有吗?”南荣昌在朝中同僚的眼中,是个好好男人,与世无争的,看着跟谁的关系都挺好,是个非常会做人的家伙。

  虽然伯昌候府在落败,但南荣浅语是太子妃,不出意外就是将来的国母,自然而然的也没有谁去招惹伯昌候府,算是为自己留下一条退路。

  可就是这个在世人眼中很好相处的南荣昌,却让南荣浅语打心底里觉得害怕,每每对上南荣昌的眼睛,她都无法控制的打哆嗦。

  而从她知道家族秘密的时候,也就注定,她往后的路,不可能平凡得了。一次又一次被伊心染狠狠的踩在脚下,已经让得高傲自负的她,非常的生气,并且很是不甘心。

  在得知她还有一个那样的身份之后,莫名的,南荣浅语总是觉得在世人面前,她有一种无法言说的优越感。

  “女儿还能说谁,当然说的是太子,父亲交待女儿的事情,可不就是不能让他知道。”南荣浅语语带撒娇,无论是表情还是举止都无可挑剔,演戏于她而言,早已就是顺手拈来的事情。

  同时,她也在暗暗观察南荣昌的神色,想要试试他究竟听到多少她与母亲张秀琴的谈话。

  如果不曾得知他的另外一个身份,不曾拥有那么一股庞大到另他震惊的力量,南荣昌的野心,也仅仅只是将南荣浅语送上夜国后位而言。

  然,在他得知自己还有那样的背景之后,南荣昌想要的就变得更多起来,他不是笨蛋,也并不愚蠢,既然能做人上人居于高处,别人都能坐的位置,他又为什么不能坐。

  那么多年以来,对人背躬屈膝的日子他已经过够了,再也不想继续下去,那个人人艳羡的位置,他也能坐。

  近来,发生的事情远远超出了南荣昌的预计,这不得不让他将计划提前,也唯有趁此时机,他下手之后,才能不引起怀疑。

  “女儿正在寻找时机,母亲说这事不能让太子知道,否则他会杀了女儿,女儿又不是傻,当然不可能让太子知道。”不管以后如何,南荣浅语只知道,她要保住夜修杰的命。

  一旦她按照南荣昌的交待做事,不久的将来,夜国必将大乱,而她与夜修杰也必定反目。

  “老爷,语儿毕竟是嫁给了太子的,她对太子有些心软也是情有可原的,妾身刚才就是在教训她这个。”

  “那你心里还记挂着夜绝尘。”当初,他要南荣浅语嫁给夜修杰,她曾经要死要活的闹过。

  “呵呵,爹,在你眼里女儿的心胸有那么宽阔么,夜绝尘伤我那么深,我怎么可能还会记挂于他。”南荣浅语痴痴的笑,接着又道:“他的王妃还毁了我的脸,我怎么可能放过他们。”

  她要想动伊心染,就必定得招惹到夜绝尘,所以,不管怎样,她南荣浅语与他们都是死敌。

  “你自己知道就好,不久之后,夜国都将不复存在,夜国皇室的人也将一个不留,不管你是不是夜修杰的妻子,你都不能手软。情,你不该有。”从他决定做人上人那一天开始,有些东西就丢弃掉了。

  “爹就放心好了,女儿对他们可没有太深的感情,只不过女儿想求爹一件事情,还望爹能答应。”

  “你留下他的命做什么。”张秀琴心下一紧,有些担忧的望着南荣浅语。她无法做到跟南荣昌一样的冷血,那毕竟是她的亲生女儿,是从她身上掉下去的肉。

  “爹你可知道,嫁给夜修杰之后,女儿受了他多少的折磨,过得有多痛苦,直接杀了他真是太便宜他了,女儿怎么舍得那么做。”想到夜修杰折磨她的那些日子,南荣浅语是真的恨,眼里也透着那样的讯息。

  不过因为她的心里,眼里,看到的,想到的都是夜绝尘,所以他愤怒。可他舍不得打她,就只能那样对她。

  “到时候夜国皇室的人都死绝了,就算剩下一个夜修杰,他又能翻出什么浪来,再说了,女儿留下他一条命,可不是要贡着他,而是要无时无刻的折磨他。”

  张秀琴神色复杂,若不是她知道南荣浅语的真实心思,只怕都要被她此刻的神情骗过去,“老爷,咱们就这么一个女儿,你就成全她吧。死,何其容易,活着才最是痛苦。留下夜修杰的命,将他关到地牢之中,让他亲眼看着夜国的灭亡,岂不是更有趣儿。”

  “夜绝尘,你这是在干嘛?”片片雪花扑簌簌的飘飞着,不一会儿伊心染的黑发都快成了白发,火红的披风上也不禁铺了一层白雪。

  她是睡着被夜绝尘抱来皇陵的,也没有手炉供她取暖,不得不将两只小手放在袖子里,不时跳两下活动活动,暖暖身子。

  翻了翻白眼,伊心染顺势靠在一棵被冰雪包裹住的大树上,有种靠在冰山身上的感觉,体内蓝色的真气开始流转,她倒也没觉得冷。

  “好假。”夜绝尘蹲在雪地里,做完最后一步,手掌使劲的拍了拍雪面,方才站起身来。

  宽大的袖摆一扬,散落在身上的雪花随之飘飞而去,凝神静气,一股暖流瞬间将他包裹其中,然后他整个人的气息斗然一变。

  “你这是万事具备,就得他们来了。”清灵出尘的眸子四下扫了扫,打量夜绝尘布下的阵法。

  经雁不归一役之后,夜绝尘可谓是专攻了奇门遁甲之术,也可说是夜绝尘命中有些机缘,得了名师指教。

  伊心染对阵法的了解,是来源于她师傅的教导。在她的那个世界里,往往都认为奇门遁甲之术,是小说里,电视剧里才有的东西,其实现实生活也存在着,只不过鲜为人知。

  夜绝尘带着伊心染回战王府时,她更是同夜绝尘好好的研究了一番,战王府中的阵法,可不是一般人破得了的。

  “还就怕他们不来呢?”得知他们的目的之后,夜绝尘就加派了人埋伏在皇陵,同时他也亲自到了这里,布了些阵法。

  “有哪里不妥么?”夜绝尘蹙眉,他可是反反复复检查过多遍了,没发现哪里不妥呀。

  伊心染回头,冲他吐了吐舌头,突然从兜里拿出几颗圆溜溜的小石头,找准了方位,将注入暗劲之后的石头丢了过去。

  @书本网 .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储存平台,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如本站有侵犯权利人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一经核实,书本网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并对上传人作封号处理。

本文链接:http://lofujapan.com/kebi/530.html